位置:育儿宝典 > 鍏跺畠 > 河南校车事故现场:5条道路汇聚 未设1处红绿灯

河南校车事故现场:5条道路汇聚 未设1处红绿灯

育儿宝典  2016年9月23日 10:28  来源:新京报
摘要:  “我突然就听到很大的碰撞声,看过去的时候,货车已经侧翻在地,货物洒了一地,校车被冲撞到一边,娃娃乱哭。”9月22日下午,陈佳好(化名)的亲属在他的遗体前。新京报记者安钟汝摄

  “我突然就听到很大的碰撞声,看过去的时候,货车已经侧翻在地,货物洒了一地,校车被冲撞到一边,娃娃乱哭。”

9月22日下午,陈佳好(化名)的亲属在他的遗体前。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9月22日下午,陈佳好(化名)的亲属在他的遗体前。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

  胡艳艳直到下午3点钟才看到5岁的儿子陈家好(化名)。重症监护室里,她捧着孩子的脸,声撕力尽地喊他的名字。假如没有脸上那道伤痕,陈家好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  那是一道从脸庞延伸到下巴的刺眼伤痕,是那场车祸造成的。22日早上8点53分,河南省商丘市睢县一辆幼儿园校车与货车相撞。

  下午5点,睢县县委宣传部召开新闻发布会,对事故进行情况说明:事故中,共有13人受伤,包括双方司机和1名老师共3名成人,以及10名孩子。

  伤者中,已有包括陈家好在内的两名幼儿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,另一名幼儿为一名女孩。

  事故

  陈家好的父亲陈光辉说,校车每天8点10分左右到家附近接孩子,车上有老师照顾。

  22日上午,明黄色的校车准时到达,如果没有发生事故,孩子应该在9点左右到幼儿园。

  上午8点40分左右,校车自东向西行驶,与一辆自北向南行驶、运送蔬菜的小型货车在泰山路与振兴路交叉口发生剧烈碰撞。

  一名目击者告诉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,“当时我遇到一个熟人,正在路口聊天,突然就听到很大的碰撞声,看过去的时候,货车已经侧翻在地,货物洒了一地,校车被冲撞到一边,娃娃乱哭。”

  网友公布的现场视频显示,两辆车在快速行驶过程中发生碰撞,力度很大,校车侧面被撞出明显凹陷。在撞击发生时,校车靠后位置的右侧车窗,疑似有人被弹出。

  22日下午,在泰山路与振兴路十字路口中间位置的事故现场,依然可见洒了一地的碎玻璃,路面上一片油渍,弥漫着刺鼻的汽油味。

 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与校车冲撞的货车来自河南民权县。22日下午,货车车主的一位朋友专门从民权赶到睢县看望货车司机,他说,“朋友本来到睢县送货,也在事故中重伤。”

  “谁能接受就这样没了”

  事故发生的时候,胡艳艳正在上班。直到9点半左右,她接到邻居的电话,“你快来医院吧,校车撞了,我看到了你家孩子。”邻居的孩子和陈家好在一个班读书,同坐一辆校车上学、放学。

事故发生时视频截图。事故发生时视频截图。

  胡艳艳赶到医院时,孩子已经被送进重症监护室。家人陆续赶到,他们从早上9点半一直等到下午3点,“医生一直说在抢救。”

  下午3点,近乎绝望的家属踹开了重症监护室的门,发现陈家好的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。

  陈光辉的四叔说,“一周前,我还看到家好活蹦乱跳来我家里玩,谁能接受就这样没了?”他说,他还留了新摘的柿子,想着等孩子回老家给他吃。

  胡艳艳和丈夫陈光辉是睢县尚屯乡白庄村人,村庄距离县城12公里,几年前,他们靠着打零工积攒的钱,付了首付,在睢县买了一套房子。

  他们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,女儿六岁,读小学一年级,男孩陈家好,今年五岁,在睢县职工幼儿园读中班。

  陈家光辉的四叔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他们小两口一直在农村长大,学问也不高,在县城没有稳定的工作,“两口子以前在县里打零工,两个孩子在家里,成了留守儿童,他们在县城买房子,就是想把孩子接到县城,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教育。”

22日晚7时,睢县职工幼儿园已大门紧锁,据周边商户介绍,该园事发后未正常教学。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摄  22日晚7时,睢县职工幼儿园已大门紧锁,据周边商户介绍,该园事发后未正常教学。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 摄

  “平平安安送回家”

  终于,赶在今年新学期开学前,陈光辉和胡艳艳借钱装修了房子,把两个孩子转到了县城读书。

  陈光辉的四叔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陈家好到睢县职工幼儿园上学还不到两个星期。”

  这是一家口碑不错的幼儿园。幼儿园大门北侧的墙上挂有多个睢县教育局颁发的民办学校先进(优秀)单位奖状。

  幼儿园张贴的简介展板显示,幼儿园创办于1994年9月,是睢县最早的社会力量办学先进单位,共有教职工40余名,16间教室可供600多名学生就读。

  其资料中特别强调,“司机都具有五年以上驾龄,保证把您的孩子舒舒服服接回来,平平安安送回家。”

  “这里老师教得多,孩子能学速算、美术、乐器,园里还管午饭,挺划算。”幼儿园所在水口路上的一家小店的女店主称,不少人选择把孩子送进这家民办幼儿园读书,远至周边乡村。

  22日下午6时许,睢县职工幼儿园大门紧闭,院内朝西停放着两辆豫N牌黄色校车,外观与出事校车相似。据周边商户介绍,事发后,幼儿园内所有老师、学生全部离开,全天并未正常开课教学。

9月22日下午,振兴路与泰山路交叉口事故发生地,依然留有大片油渍。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9月22日下午,振兴路与泰山路交叉口事故发生地,依然留有大片油渍。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摄

  “这么宽的路,怎么没有红绿灯呢”

  陈光辉想不通,从家到幼儿园的路不远,在有老师照顾的情况,“怎么就出事了呢?”

  睢阳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他去交警队看过出事的校车,“真结实,这么结实的车,怎么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?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从2013年到2015年,商丘市针对校车安全问题连续制定相应规定,并进行了多次专项整顿。

  就在去年的9月11日,商丘市交警支队还开展了第四波“打非治违”(即整治校车)统一行动,内容包括“全面排查校车行驶路线,对校车经过的急弯陡坡、临水等危险路段,缺少防撞护栏、防撞墙和减速带、提示警告标识标牌等安全设施,存在严重交通安全隐患的,要立即报告政府,提出消除隐患建议,通报交通运输部门。”

  事故发生在城乡结合部。沿着振兴道一路向北,县城的繁华渐行渐远,直至行驶到振兴路与锦绣大道的交叉口,十字路口设置的多列红绿灯皆未使用,不少车辆行驶速度已超过路旁规定的60公里/小时。

  再往北行数百米即为事故发生的泰山路与振兴路交叉口,五条道路汇集于此,却没有设置一处红绿灯。

  负责该路段卫生清洁工作的一名环卫工人说,“平时,这里车流量小,又位于城郊,车辆通行速度很快。”

  “这条路交通事故都不知道出了多少起了,路宽道多,县里还有各村的来的车都有,开得很野。”来往行驶的多位私家车、三轮车车主介绍。

  陈光辉的四叔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”假如有个红路灯,也许就不会发生事故,这么宽的路怎么没有红绿灯呢?”

  胡艳艳懊悔不已,她觉得在孩子上车前,应该看看车上有几个老师,多少个孩子,孩子是否系了安全带。

  一位受伤孩子的家长同样想知道,“车上一共坐了多少孩子,老师平时提醒孩子系安全带吗?”他认为,这些细节注意到了,也许事故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。

  对于车上乘坐的人员数量以及安全带的问题,睢阳县委宣传部在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“这些问题太细,正在调查中,后续会公布调查结果。”

  重症监护室里,胡艳艳握着儿子陈家好的手,声撕力竭地喊着,旁边的一位亲戚抹着眼泪:“孩子的手早就凉了,捂不热了。”文|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王佳慧 实习生付子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