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育儿宝典 > 鍏跺畠 > 公职人员贩卖“出生证明”“黑户”洗白凸显制度漏洞

公职人员贩卖“出生证明”“黑户”洗白凸显制度漏洞

育儿宝典  2016年9月30日 14:03  来源:半月谈
摘要:  卫计局管理人员监守自盗,联合网络“上线”变造买卖“出生证明”……最近几天,湖南省警方破获一起公职人员非法变造、出售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的案件,案件涉及湖南、江西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北京等多个省区市。

  卫计局管理人员监守自盗,联合网络“上线”变造买卖“出生证明”……最近几天,湖南省警方破获一起公职人员非法变造、出售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的案件,案件涉及湖南、江西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北京等多个省区市。

  “出生证明”网上公开售卖

  记者从湖南省隆回县卫计局获悉,由于盗用医院公章,私自开具《出生医学证明》贩卖牟利,隆回县卫计局公务员刘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据刘某向警方供述,在卫计部门分管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相关工作的他,私自开具了4张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并以每张800元的价格贩卖给网络“上线”。

  据介绍,刘某开具的假出生证明已被网络“上线”以每张5万至10万元的高价售往外省。经公安部门核实,这4张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的使用者,都已成功在外省落户。在“开具”这些证明的德铭医院,根本查询不到落户人母亲的姓名、身份证号、分娩记录等信息。

  每个医院开具的《出生医学证明》上,都应该有医院公章。“经查,刘某使用的隆回县德铭医院公章已经作废,系被其盗用。”隆回县卫计局新闻发言人曾文说。

  湖南省祁阳县也出现了类似情况。警方表示,他们发现,有人在网络方面转卖了3张盖有祁阳县妇幼保健院公章的假出生证明,其中一份显示是今年2月26日从祁阳县妇幼保健院签发,买来的假证明已经帮助小孩在当地上了户口。

  “这些证明未经过医院正规流程开具,内容纯属捏造,却能给疑似‘黑户’、甚至被拐卖的孩子成功落户,严重扰乱人口户籍管理秩序。”隆回县公安局民警罗勇说。

  监守自盗背后的制度漏洞

  “每月各医院新生儿数量、开具证明的数据统计、核实督察工作都由刘某一人负责。”隆回县卫计局副局长奉文共告诉记者。据刘某供述,他最先卖出的两张是医院上交的报废证明。按规定,因打印失误、损毁等原因造成出生证明作废的,应当场加盖“作废”印章,并逐级上交最后统一销毁、销号。而刘某私自使用的证明并没有加盖“作废”印章。

  警方介绍,另外两张是刘某从向医院下发的证明中偷偷抽取而来。记者了解到,每张出生证明上都有唯一的编号,医院领取后通过编号对使用情况进行追踪,如果遗失,需要写书面说明并予以销号。而医院相关负责人如果没有发现数量有误便领走,刘某便可将遗失责任转嫁给医院。

  今年7月,隆回县落实市政府对所有助产机构必须换新章的要求,将废除的公章收缴。身为专职管理人员,刘某负责封存作废公章,处在“证章合一、无人监管”的“真空”状态。

  记者了解到,“只要证件齐全,出生证明验证为真,就能办理落户”。即使是在当地卫计系统中被登记为废证而销号的出生证明,因为异地办理的公安部门与跨省签发《出生医生证明》的卫计部门没有信息联网,公安部门也很难查证。

  加强管理完善监督

  专家指出,违规流出的出生证明能够到外省顺利上户,暴露了出生证明管理等方面的漏洞,地方卫计部门作为管理机构,应按要求严格执行《出生医学证明》出入库登记制度、发放登记制度、档案管理制度,并规范执行“多人互管”的监督体制。

  “出生证明有几张、用了几张、还剩几张,不但要有清晰的账目,在相关工作的监管上,也应当设置多人互相督查的‘多重保险’机制,以防管理人员‘监守自盗’。”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说。

  专家认为,各级管理机关应更加严格执行空白证件、废证处理的工作流程,做好《出生医学证明》出入库管理,每一张证件都要做到有迹可循、证章分离。

  业内人士建议,相关管理部门建立的《出生医学证明》信息管理系统应实现全国联网、异地跨省核查,以便公安机关在登记入户的时候进行基本信息查证和第三方监督。

  隆回县卫计局局长孙维华表示,加强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管理和签发人员的法制教育、医德医风建设、岗位培训,强化责任意识非常必要。要沿着证件流转的各个环节逐一核查,畅通发证渠道、弥补管理漏洞,加强病案管理。

  (半月谈记者 谢樱)